念斌申请412万国家赔偿:此前赔偿未含医疗费


  原题目:念斌向福州市公安机关申请400多万元国家赔偿

  克日开庭质证的念斌国家赔偿案再起波涛。念斌的署理状师称,赔偿义务机关福州市公安局请了专家辅助人出庭质疑念斌的伤残判定,以为念斌并无伤残,但法院在开庭前未通知念斌对方有专家辅助人出庭,也没通知念斌的判定人到庭,“这导致了开庭质证只有对方专家揭晓意见,而我们没专家出庭,没法同等地反质证”。

  这是念斌的新一轮国家赔偿申请。今年1月,随着最高人民法院驳回念斌申诉,念斌针对错判法院的索赔历程已经终结,赔偿数额止步于119万元,但最高法称可另向公安机关索赔。此番念斌新申请的国家赔偿,即针对主管看守所的福州市两级公安机关。念斌称羁押时代遭违规使用警械导致伤残,索赔412.85万元。

  现在,念斌及署理状师已划分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重新开庭,并要求通知此前的判定人出庭。法院暂未对这一申请作出回应。

  此前赔偿不包罗医疗费、伤残赔偿金

  念斌案昭雪已近3年。2006年7月,福建平潭澳前村发生村民中毒事务,被指是凶手的念斌今后8年4次被判死刑,又3次因证据不足发回重审。2014年8月,福建省高院终审宣告念斌无罪。

  念斌随后踏上申请国家赔偿之路。福建省两级法院均决议赔偿念斌119万元,念斌不平,遂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

  今年1月,最高法赔偿委员会作出决议,维持福州中院对念斌的119万元国家赔偿。念斌的姐姐念建兰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119万元仅为64万元人身自由损害赔偿金、55万元精神损害宽慰金,不包罗念斌一直申请的医疗费、后续治疗费,也不涵盖伤残赔偿金、被抚育人生涯费等。

  “119万元赔偿确实难以解决现实难题。”念建兰此前表现,这尚不够归还上百万元债务,更不用说念斌治疗伤残、恢复正常生涯面临的经济压力。

  对此,最高法在决议书中诠释,福州中院侵占的是念斌的人身自由权,而非生命康健权,故应支付的是人身自由赔偿金,而非前述项目;念斌如以为看守所违法使用警械造成身体危险,赔偿义务机关应当为主管该看守所的公安机关,而非福州中院。

  根据国家赔偿法,若是念斌被确认侵占了生命康健权,他才可申请医疗费、后续治疗费、误工费等赔偿;若造成残疾,方可索赔残疾赔偿金、被抚育人生涯费等。

  念建兰以为,念斌的生命康健权显然也受到了损害。她提供的司法判定陈诉显示,念斌左下肢肌力下降、八级伤残,且该状态与“2006年至2014年时代被使用工字型手铐、脚镣举行羁押”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该陈诉由署理念斌案的北京大禹状师事务所单方委托。

  2月17日,根据最高法决议书的建议,念斌以福州市公安局、平潭县公安局为赔偿义务机关,向福建省高院申请作出国家赔偿决议。前述公安局为羁押念斌的两个看守所的主管机关。

  念斌眷属称法院未通知判定人出庭

  念斌此次向福州市两级公安机关索赔412.85万元,包罗伤残赔偿金57.35万元、医疗费17万元、后续治疗费40万元、精神损害宽慰金30万元以及此前法院拒绝赔偿的伸冤用度、误工费等268.5万元。

  5月26日,福建省高院赔偿委员会就该案举行开庭质证。福州市公安局请了一名来自湖北的专家作为专家辅助人,出庭质疑了念斌此前所做的司法判定陈诉。

  记者获悉,警方专家辅助人出具的《关于念斌伤残判定的专家辅助人意见》显示,该专家以为,念斌不存在八级伤残,不宜举行伤病关系评定,此前念斌辩护状师单方委托的司法判定载明的一些症状、结论缺乏依据或依据不足,均可清除。

  也就是说,警方以为,念斌是没有伤残的。这让念斌的眷属没法接受,此前,他们多次带念斌赴各地求医,有诸多诊断记载。念建兰称,法官厥后告诉状师,福州市公安局5月3日即递交了专家辅助人出庭申请,但法院开庭前“一直没告诉我们对方请了专家,也没让我们通知判定人出庭,搞了‘突然袭击’”。

  念斌的署理状师告诉记者,开庭质证竣事之后,念斌随即找到了当初出具判定陈诉的判定人,判定人看了警方专家辅助人的书面意见之后,以为不切合客观事实和科学纪律,不能建立。状师称,若再次开庭,念斌一方的判定人均愿出庭质证,在专业上做充实说明。

  “大部门状师只具有执法知识,不醒目法医学知识,无法对判定内容揭晓意见。”念建兰强调,在念斌一方的判定人没有出庭的情形下,合议庭若是只听一方专家的意见,难以对相关医学专业问题做出准确的认定。

  在署理状师看来,不通知念斌一方的判定人,也有违反执法划定之嫌:《天下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判定治理问题的决议》划定,当事人对判定意见有异议的,经人民法院依法通知,判定人应当出庭作证。“只有这样,法院才气在法式上保障各方的正当权益”。他说。

  现在,福建省高院未对念斌提出的再次开庭的申请作出回应。

  念斌申请再次开庭并请求判定人出庭

  停止发稿,关于念斌向福州市公安局的国家赔偿申请,福建省高院尚未作出赔偿决议。但针对平潭县公安局的部门,福建省高院已决议予以驳回。

  福建省高院决议书载明,此前,针对念斌提出的平潭县公安局的国家赔偿申请,福建省公安厅已作出《刑事赔偿复议申请见告书》,见告念斌应向该局上一级机关平潭综合实验区公安局申请复议。

  福建省高院以为,由于福建省公安厅并非平潭县公安局的上一级机关,不属执法划定的复议机关,该见告书不属复议决议。因此,念斌在未依法经平潭县公安局上一级机关复议及处置惩罚的情形下,直接向该院申请国家赔偿,不切合法定申请条件,依法应予以驳回。

  “其时我们找福建省公安厅行政复议,是以为平潭县公安局、福州市公安局组成配合侵权,这时是可以找他们的配合的上级机关举行复议的,这个没有问题。”念斌的署理状师以为,福建省高院直接以法式性的理由,驳回了念斌其中一个国家赔偿申请,而不思量看守所到底有无违法使用警械、有无对念斌造成伤残等实体问题,“这是不稳当的”。

  在念建兰看来,赔偿不是念斌的唯一诉求。

  在念斌昭雪9天后,有关部门再次将其列为“犯罪嫌疑人”并限制收支境。念斌的署理状师以为,念斌已被宣告无罪,在无新证据的情形下,警方此举有失稳当。这也被念家以为是阻碍念斌恢复正常生涯的现状之一。

  念斌的署理状师说,他们现在还在与有关部门谈判,要求福建省高院重新开庭,要求通知念斌一方的判定人出庭回应警方专家辅助人的质疑,以资助合议庭认定念斌是否存在伤残,以及伤残与被使用警械之间的关系。

责任编辑:刘光博

当前文章:http://www.saofiao.com/67046.html

发布时间:2017-06-24 09:13:40

娱乐城 搏e百娱乐城 网上娱乐城排行榜 tt娱乐城 新加坡圣淘沙酒店 明仕APP

用户评论
“狐狸”和手下的通讯兵兄弟们的本事还真不是盖的,他们很快就恢复了跟黄军长他们的联络,并且通上了话,电话里黄军长神情激动,扯着嗓子连连喊道:“韩老弟在吗?我要亲自跟韩老弟说话!”
用户名:
E-mail:
评价等级:               
评价内容: